迷 失 的 信 仰 ─ by 『天霓』
從小我們就常常需要在基本資料中填上「宗教信仰」,而我總是抱持著疑惑填上佛道教,我也不知道這個信仰的意涵為何?
就是過年過節時,進到寺廟裡跟著拿香拜拜嗎?或是常常在巷弄街道間,常常看見熱鬧的神明遶境與陣頭呢?也或是那些虔誠的老奶奶,每日清晨準時到公媽廳裡上香念經,祈求一家老小的平安?也有的每天到財神廟裡當義工,而內心默默地相信著,他的誠意神明一定會看見,讓他贏得下一期六合彩的號碼呢?
這些,就是所謂的信仰嗎?
也許,那是許多人的信仰模式,如同自己是位眼光獨到的投資人,而眾神明卻成了大家的投資標的,有的專長在健康,有的在官運,而有的甚至成為眾信徒的資金周轉站。
也許大家在拜拜的同時,心中都想著:我如此虔誠地信奉祢,一定會保佑我……
這就是所謂的信仰嗎?虔誠的信仰?
站在神明的立場上思考,如果是我,可能就會評估一下,這個投資關係似乎不太對等,那這位股東還是另謀高就,找找其他適合的投資標的好了!
也許是如此不慈悲之心,所以神明是神明,我還是我吧……。
 
最近開始接觸一個新的信仰模式─「無生道家」,重新回到了中國傳承五千多年歷史的源頭,讓「道」成為信仰的圭臬,擺脫拜股東的模式,我也開始逐漸看見我所能認同的信仰。
何謂「道」呢?於老子的「道德經」中,第一章開宗明義地指出:「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也就說明了道可以說但無法論斷,且祂奧秘至深,你無法以一個字來說盡代表祂,所以先暫時稱呼祂為「道」好了。
而「道」此字之解義為於陰陽劃分之前,於形成天地人三界開始之前,便已存在並且不斷之運行,祂為天地開始前的再開始,祂為天地萬物的母親。
因此「道」即為自然,因為我們所能認知,或尚未認知到的自然,都來自於「道」,也因此,「無生道家」同樣信奉自然。
那為何道家信奉自然卻不一定要吃素呢?
這需要回頭檢視何謂「殺生」?
道家信奉的自然法則是,若拿取多餘的,因貪念而取的,此殺生為殺生!
譬如我們不會說一隻為了填飽肚子養活自己孩子的母獅獵殺了一頭麋鹿這為殺生,因為牠所做的獵殺是為了滿足最基本生命所需的需求,但若牠已飽足,而殺戮只為了自己的歡愉,此則為殺生!
而這也是人類在取用自然的態度,不斷為了一己之私而殺、而取、而食,這樣的貪念與慾望,不斷地擴大,無法收拾且無心約束。
因此道家認為,珍奇野獸不可食,不在我們原先食物鏈中之物不可食,萬物皆有靈,因此就連珍奇的草木,也不應該為了私慾而食,此為道家之戒律。
為何要修行?而何為修行?
師父總說,其實天地萬物間,只有最自以為聰明的人類不懂的何為修行,且漠視、逃避修行的重要性。動物們很苦,牠們都有靈性,懂得修行可以給予的福報與解脫,而人類卻不懂,甚或給予修行人異樣的眼光與負面的評價!
於此,釋迦牟尼佛涅槃前與弟子說:「我在時你們以我為師,我離開後你們要以戒為師;此外,那些不理解、不接受我們之人,摒以棄之。」由此可見修行路上的孤獨,以及需有所捨的決斷之心。
於過去迷失的信仰中,我們不知為何而信仰,不知自己的信仰為何;現在我們信仰「道」,期許自己成為一位「無生道家」,更依循自然的法則而生活,更理解天地萬物所教會我們的道理,努力朝著此方向前進的過程為修行。
於過去我們在遇見周遭所發生的人、事、物時,總依循動物的直覺與本能行事、思考;現在我們信仰「道」,期許自己成為一位「無生道家」,更吸收古人、仙人、神人所留下的智慧而處事,更明鏡自我的心思、靜觀自我的心念而思惟,努力朝著此方向前進的過程為修行。
修行之人看的是自己做了些什麼,自己做了多少!
而取靈藥的股東們,看的是別人做了些什麼,給予自己多少!
這就是差別所在了!
因此信仰與修行,其實就是生活的依歸與實踐……
說到信仰與修行即是生活,那無論這個信仰是否為宗教的一部分,祂也能夠在生活中實踐與遵循,也因為這樣的理念,我學習到一個新的、更貼近生活的方式來看待與供養神佛。
其實神佛就像我們家中的老祖先,看待我們如同祂們的小曾曾曾曾孫兒,我們需以孝敬家中長輩般的方式與態度孝敬神佛,因此可以理解的是,每日拿香拜拜,你不會不斷地祈求神佛給予你什麼,而是如同與長輩請安、問好般的禮敬神佛,在一日之晨以此為始的安定心境度過一整天,回到家時你會向家中長輩問好、報平安,如此你也會向神佛點香拜拜道聲晚安。
這就是「無生道家」敬神禮佛之心。
出遠行前會向老祖們說一聲以安其心,有好吃的會先想到老祖們,請祂們先食,時時刻刻與祂們分享我們身邊所發生美好的人、事、物,因為神佛就是在我們身邊充滿智慧的老祖祖,而不是醫生,只有病了才出現求靈藥,而痊癒後卻銷聲匿跡,從不分享快樂!我們對待自己的父母、長輩、兄弟姊妹、朋友甚至是陌生人尚且不如此苛刻、薄情,那又為何對待我們所信仰的神佛如此呢?
除此之外,許多宗教信仰有很多的儀軌與戒律,而「無生道家」呢?
其儀軌與戒律,說多很多,說少也很少,原則就是─道法自然!尊重萬物皆有靈性,尊重「道」所運行的法則而待人處事,尊重自然不成為其負擔,於其中而得自在。凡是以道法自然形式外的為戒,其內為軌,因此說多即多,說少即少。
修行的開始,老祖祖提了一個看似簡單的問題讓我想了幾夜,
祂問:「天、地、人,你在哪裡?」
我答:「人……應該是人吧!」
「是嗎?」這個是嗎?使我愣住了!
我想可能是因為肉體只能待在人界,但靈體卻不一定吧!但…多數人的靈也只能待在人界那兒都去不了呀!
「那為什麼多數人只能待在人界,而有少數人能夠穿越呢?」
「是因為…有修行嘛?」我想。
最後這個問題的背後回到了我們信仰的根本之一「輪迴觀」。
我來自地界,因為我上輩子可能做了些什麼,也可能沒做什麼,在原地踏步沒有向前行,因此我在道的輪迴中,我又回到了地界;而我現在為人,在人界,但我來自地,且我這輩子為人,正走向修行的道路,我願朝著天的方向行走,而希望有一天能夠到達天界之域。
因此這回答了我們為何要修行?於道的輪迴中,希望能夠脫離這原地踏步、更甚退步的循環,希望既然這個生命、這個靈體活著,他能有更大的價值與意義,不要浪費道法循環、輪迴中給予我們又一次新的機會,因此我們修行。
我的修行第二步走向─禪!
若拆解此字,其中「示」的部首代表了祭祀、天地要降示於人之事物或道理,以及修行之意;而「單」字上方的「二口」平置代表我們的雙眼,有眼觀之意,中間的「田」則如自己的心田之表,其中「甲」字為最原初的自我,最起始的原點,也意指由何處進入我們心田的源頭,而最後下方的「一」有約束之意。
此字「禪」,說明了修行為個人的自觀與約束,因此談及「禪」時,總提到「明心見性」,由此為走向「悟」的開始,觀其初心,並約束其心,在行走於修行的過程中,需如此約束自我,不忘初衷,不忘根,不忘本,才能走得長久而不偏道。
從前我迷失在信仰中,以為拜拜即是信仰,而現今我遇見我所認同的信仰與生活哲學,這成為了自我安其心之歸所。
從前我只是盲從的跟著大眾走入寺廟,而現今我能理解這個所追求信仰背後的哲學觀,無須言、無須名列任何的儀軌與戒律,也能清楚看見這前行的方向。
即「以道為戒!以道為師!」
天靈山靇門正堂雷部十一子  天霓涵之
癸巳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書